多多快报

行业资讯 > 特稿:资本贪吃蛇,绕过阿克苏诺贝尔PPG吞下了ProCoatings!

特稿:资本贪吃蛇,绕过阿克苏诺贝尔PPG吞下了ProCoatings!

摘要:去年3月份,全球涂料领域内的头号大蛇PPG相中了仅次于自身体量的阿克苏诺贝尔,连续3次发起了主动收购要约。其傲娇、凌厉之势让业内人看的目瞪口呆,同时也让涂料话题在资本市场里演足了戏份。

  玩过贪吃蛇游戏的人都知道,自身的生存与壮大除了要规避主动事故后的粉身碎骨,更重要的是不断撞杀和吞噬同类。
  残忍,但这就是规则!

  去年3月份,全球涂料领域内的头号大蛇PPG相中了仅次于自身体量的阿克苏诺贝尔,连续3次发起了主动收购要约。其傲娇、凌厉之势让业内人看的目瞪口呆,同时也让涂料话题在资本市场里演足了戏份。


  遗憾是的,PPG并没有得逞,除了围绕其周围相关股东的利益外,荷兰的民族情结和当时其国内的大选环境成为这一计划破产的最核心原因。
  要知道,PPG的操盘团队一直是贪吃蛇领域的高手,他们从玻璃制造企业起家,通过收购位于美国威斯康辛洲密尔沃基市的Patton油漆公司入局涂料制造行业。2008年通过成熟的资本运作,耗资22亿欧元强势收购全球排名前十的涂料生产商—法国式玛卡龙集团,使其在涂料领域名声鹊起,也在资本市场初步展露出作为一名“贪吃蛇”高手的雄姿。
  之后,2013年4月,PPG以10.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阿克苏诺贝尔的北美建筑涂料业务。并进一步获得了阿克苏诺贝尔公司旗下知名涂料品牌多乐士、Devoe建筑涂料在北美的授权。在无数涂料小蛇尸首的充盈之下,PPG已然成长为涂料行业内的头号蛟龙。
  但是,头号蛟龙并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或者说游戏规则不允许他停下来。于是他对阿克苏诺贝尔下手了。
  然而,成熟贪吃蛇玩家或许会认为,PPG的动作有些急躁了,因为他们知道一条小蛇可以通过不断的吞噬别人来让自己日益壮大,而自身的不断壮大却并不能避免主动事故后的灭亡!所以一条成熟的贪吃蛇会随着成长会变得越发稳重。
  那么,是什么刺激了PPG的情绪呢?
  舆论界认为,宣伟公司与威士伯共同确认的收购议程,显然是主要原因。
  的确,行业老三收购行业老五,这不是小动作,PPG徒然看到了自身行业地位受到的严峻挑战!可是,老话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在重重阻挠下,PPG针对阿克苏诺贝尔的大招被迫收手了。
  取而代之的是,在2018新年钟声的余音中,PPG收购了同在荷兰,但全球知名度显然不高的ProCoatings。
  我们或许可以斗胆预测,吞下ProCoatings只是PPG的顺势而为。毕竟之前针对阿克苏诺贝尔的行动也实质性动摇其内容组织的稳定性,再次出手未尝不是大概率事件。
  伏笔?策略?
  在贪吃蛇的世界里必须不停的观察、游杀、吞噬,否则终将成为别人壮大自己的果腹之食……
涂多多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本网。 非本网作品均来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